小天使

2015/11/06 Even日记一则

很好看,就是短了点😂

陈狒纸:


Sometimes I look in a mirror and ask myself


Am I really scared of passing away


If it's today I hope I hear a cry out from heaven so loud it can water down a demon


With the holy ghost 'til it drown in the blood of Jesus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ing about me, I'm dying of thirst(Kendrick Lamar)



上次动笔写日记的时候,奥斯陆的天气还没有这样冷。最近一直在下雨,今天是头一个晴天。


家里告诉我,他们为我办好了转学手续,我知道他们是希望我再次回到学校时,能有一个新的开始。我很感激。


Elvebakken的学期也结束了。Sonja早上从奥斯陆机场打来电话,她打算先和戏剧社的人去西班牙玩儿上一周。电话里的她听起来非常高兴:“hey,你要是改变主意了现在就过来,我把你塞在行李箱里带走。” 我笑着祝她旅途愉快,并挂掉了电话。


傍晚时候我独自回了学校,放假后的校园变得空荡荡,看着真不习惯。我爬上看台的最高一层,透过蓝色的玻璃酒瓶俯瞰着操场。不远处是我们的公告栏,海报的一角已经翻了起来,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涂鸦。公告栏后面是操场的围栏,翻过围栏就是学校的后街。我想起有一次我们试图翻出去看球赛,结果Elias翻到一半时被数学老师撞了个正着,大家吓得拔腿就跑,留下他一个人在上面和老师面面相觑,后来Elias气得整整一周没理我们。


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,像个傻瓜一样,放任自己有一搭没一搭地回想着诸如此类的事情。直到天都黑了,我才猛地意识到,玻璃瓶里的这个世界,和我已经完全隔离开来了,而它对此毫不知情。


该走了,我对自己说,只管向前走就好。他们会忘记的。


他们会忘记的。我在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念头,越走越快,以至于最后竟跑了起来。可我后来实在是跑不动了,靠着街灯,只觉得头晕目眩。四下静得可怕——这让我晕得更厉害了。路上他妈的没有一个人,就像是全都约好了一样。


我回到家,洗了把脸,回想起刚刚经历的一切,觉得自己可笑极了。不,Even Bech Næsheim,所有人都知道你要走了,你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你不会被忘记,你的羞耻将成为别人的谈资,你就是羞耻本身。


我开始剧烈地呕吐起来,一定是太晕了,我想。


“喂?爸爸。”我拨通了爸爸的电话。


“怎么了,Even?”


“我想搬出去一个人住。”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小天使陈狒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好看,就是短了点😂